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最强小说网 www.zuiqiangnixi.net,师尊,你不对劲啊!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十劫宗。

    天剑阁。

    里面的剑气似乎比以往更森然了一些。

    总是一袭青衫的剑客总算不再执着于青衫。

    她穿了条宽大的蓝色裙子,身上也没有背着剑。

    明明如同祂一样,身上缠绕着许许多多的人间烟火,人却越发的冷漠。

    众生的情绪在她身上徘徊,却不能惊起她心中的一丝波澜。

    以往还能在她眉眼间看到几分英气,如今也快要看不到了。

    她双眼间无悲无喜,安静的坐在棋盘旁边。

    树叶的阴影晃动,偶尔有落叶打着旋落下来,飘荡到了棋盘里。

    没人去动这片叶子。

    于是叶子在时光之中慢慢枯黄,风一吹,又打着旋落到了地上。

    不知何时,雪落了下来。

    洁白,苍茫。

    下棋的身影慢慢被白雪覆盖,成了一个雪人,连带着棋盘和石桌,也覆上了一层白。

    直到春暖花开,冰雪消融,棋盘旁的人终于动了动。

    因为等了一年,对面终于落子了。

    是许多枚黑子。

    一下子落下了这么多黑子,这很不公平。

    容晓羽对此却早已经习惯,她抚摸着棋盘,上面的黑子一颗颗的变淡。

    棋子从黑色变成了灰色,慢慢的,又变得透明,最终消失不见。

    她身上的人间烟火味又浓了一些,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不下了吗?”容晓羽语气淡淡的问了句。

    “嗯,暂时不下了。”

    空灵的声音落下。

    一个头发半黑半白的少女,突兀的出现在了棋盘的另一侧。

    祂露出些许自嘲的表情,安静的坐着,一动不动。

    比起之前的容晓羽,祂显得更安静一些。

    那双好似万事万物都不能惊起波澜的眼眸中,今日难得的有些忧愁。

    “知道吗,这一界的人都称呼我为天,认为我是此界最强大的存在。”

    “但我一直将我的位置放的很低。”

    “因为我知道,对于仙界的天而言,我只是一只可有可无的猴子。”

    “如今看来,可能连猴子都不如。”

    比起另外那些混混沌沌的天,祂无疑是清醒的。

    但这份清醒并不能带给祂任何有用的东西。

    看到的越多,知道的越多,心里也就越发的无力。

    如果可以,祂宁愿活的浑浑噩噩一些,就像其它的天一样,无知无觉的诞生,无知无觉的消失。

    如此,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

    “我会成功的,对吧?”

    祂想在容晓羽身上找到一点信心。

    虽然那张淡漠的脸上,就算说出如何励志的话,都很难激起人的信心。

    但祂就是想听一听。

    在这个孤独的世界上,容晓羽是祂唯一认可的人。

    当初的天云,只能勉强算半个。

    至于云长生……连半个都不是。

    那只是一个正在使用的工具而已。

    “你是这一界最强的,你说过,当你全力出手的时候,这一界没有人能拦住你。”

    容晓羽的话让祂很满意。

    祂伸展了一下腰肢,少女的身躯显得有些瘦小。

    “我会将一个干干净净的世界给你,给众生。”

    “自我之后,此界的天,此界的众生,将不再受任何其他存在的摆布。”

    祂没有讲失败了会如何。

    作为天,祂一定会成功,也必须要成功。

    如果连祂都不能成功,那这一界,就没人能够成功了。

    只能等到灵气全部消散。

    然后如同隔壁山海界的天一样,成为废弃的试验品,最终整个世界都消失在了虚无黑暗的混沌里。

    又或是,仙界的天给吞了……

    “继续下棋。”

    祂颠着一枚黑子,啪的一声,众生的恶念落在了棋盘上。

    那些恶念疯狂的朝着容晓羽涌去。

    这些年的众生遭遇了许多苦难。

    被困在冰天雪地里的蛊族人,蛮人,还有其他被打上了魔修标签的族群。

    到处肆虐的瘟疫。

    有些修士看着混乱的天下,感受着毫无动静的天道,正在一步步试探天道的底线。

    这些修士想要知道,天是不是还是原来的天。

    还会不会因为众生的善恶,做出灭世之举。

    众生恶念就此爆发。

    汹涌的恶念比起以往的无数年,都要浓郁。

    可对于容晓羽而言,不管恶念如何汹涌,都不能激起她内心一丝一毫的波澜。

    只有那朵七情花吸收着众生之情,摇曳着长大。

    她已经快要认不清被包裹在七彩光芒里的是谁。

    只是因为心中只记得这么一个人,想要记得久一点,仅此而已。

    如果哪天将人给忘了,那今后漫长的岁月,或许会变得很无聊。

    “在想什么?”

    “没什么。”

    “那就继续下棋。”

    “嗯。”

    容晓羽点了点头。

    坐于她对面的少女看了她一眼。

    少女想着,如果祂有一天消失了,那下一任天会不会也以为祂润到仙界,享福去了。

    却把拯救世界的使命,留给了可怜弱小又无助的下一任。

    想到此,祂心里感觉有些好笑。

    算起来,确实是享福去了。

    毕竟被仙界的天吞噬融合,祂或许能借着仙界天道的目光,看到更高处的风景。

    “你知道吗,我以前为了寻找天云,最终找到了一个蓝色的球。”

    “上面都是凡人,却有很多妖魔鬼怪的传说。”

    “你说那个蓝色的球,是不是与我一样,想要脱离一个如同仙界一般的世界。”

    “最后,这个蓝色的球成功了。”

    “所以上面只有仙界的传说,却没有仙人。”

    “蓝色的球?”容晓羽语气平淡的问了句。

    这个问题,处于她的知识盲区。

    “嗯。”少女点了点头,祂那头半黑半白的长发随着祂点头的动作,轻轻摇晃着。

    “出了这一界,你就能看到许多与这一界差不多的世界。”

    “这是世界之海。”

    “走出这片世界之海,你就能看到许许多多的球。”

    “除了这些球,还有其他五彩斑斓的,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其他东西。”

    “不过越漂亮的,往往也越危险。”

    “我当初为了找人,没有很仔细的看。”

    “那颗蓝色的球,离这里也挺远的,我的那道分识走的很快,一来一回却也花了几万年。”

    “如果是本体过去,或许要在混沌中飘荡好几十万年。”

    说到这,祂有些向往的看了一眼外面。

    “可惜了,这样一趟旅程,对于我的意识而言是一种很大的消耗。”

    “而这些年我必须保持完好的状态,不能有丝毫损耗。”

    “不然我也想多出去逛逛。”

    等事情结束了,也不知道自身还能不能存在。

    再想出去逛,怕是更难了。

    这样想想,祂心里的遗憾又多了些。

    周围世界所有的天都浑浑噩噩的,没有走出去看看的想法。

    这些年,真正走出这片世界之海,出去看过外面风景的,好像只有祂。

    虽然只是意识。

    ……

    ……

    “银子?”

    林夕素白的手拉开车帘,看了眼马车外的蛊族圣子,有些疑惑的问了句。

    竟然借钱借到她这个老祖宗头上了……

    “嗯嗯,九出十三归,他日必定如数奉还。”

    蛊族圣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脸的诚恳。

    乾国就快到了。

    然而蛊族现在穷的连锅都揭不开,更别说在乾国安家了。

    当初生死危机下,他拖着他爹一起死,将林家的老祖宗给逼出来。

    这勉强也算是情有可原。

    但要是为了区区一些银子,再拖着他爹一起自杀,将林家老祖宗给逼出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蛊族圣子很怀疑,他要是真的这样干,林家老祖宗会不会一巴掌把他给拍死。

    “这么穷了吗?”林夕也略有些无语。

    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化神修为的修士,竟然跑过来借银子这些俗物。

    蛊族圣子心里也很委屈。

    一开始还好,草原上到处都能见到牛羊,蛊族人打猎就能活。

    后来才知道,这些牛羊是草原人养的,吃的话,是要付钱的……

    蛊族圣子咬了咬牙,把钱给付了。

    而越往南方,也越繁华。

    物价也越贵……

    几十万人跟在他后面吃喝拉撒,他这个化神修士也扛不住了啊。

    没见他手里那把用来装叉的折扇,也被他拿去当了吗?

    就连以前积攒下来的一些低阶修士使用的法器,也被他扔进了当铺,换成了粮草。

    蛊族许多年没有走出那片极寒之地。

    如今好不容易走出来了,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早就变了。

    到处可见的荒山野岭不见了踪迹,沿途所过,皆是人烟。

    国与国之间也相邻的很近。

    想要如同从前一样,依靠打猎为生,怕是有些难。

    “你或许可以去试着贩卖一些蛊族的特产。”云长生看到林夕望过来的眼神,于是建议了一句。

    人总是要生活的。

    不可能每次钱没了,都管别人去借。

    蛊族人也要学会在这个陌生的世道赚钱,然后活着。

    “蛊族特产?”蛊族圣子想了想,他衣服里飞出了一只虫子,道了句:“蛊虫?”

    “对啊,蛊虫,比如说情.蛊。”云长生拿着他曾经写的话本,语气很是平淡。

    “情.蛊能够分辨两个人是不是真爱,那些江南士子们,或许会很喜欢。”

    “还有其他种类的蛊虫,也各有各的特点。”

    “对哦,那帮傻子人傻钱多,最好骗了。”蛊族圣子一脸兴奋的点了点头。

    混迹过江南,还拐了一个南方老婆的他,很清楚那些风流士子的德性。

    想到这,他急急忙忙的召开了长老会议。

    会议结束后,整个蛊族开始到处抓虫子来炼蛊。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蛊族圣子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他当然可以活的很滋润。

    可带着几十万个凡人,他真的滋润不起来。

    好在虫子不要钱,可以到处抓。

    炼了一些功效特殊,炼制起来又很简单的蛊虫。

    接着尝试着去贩卖了一些。

    “江南人确实人傻钱多。”

    “还虚。”

    蛊族圣子看着一车车粮草拉过来,然后大手一挥。

    “以后人人都要会练大力蛊。”

    大力蛊,又称壮阳补肾蛊,是这次最畅销的蛊虫之一,供不应求。

    炼制材料是随处可见的蚂蚁,这钱简直不要太好赚。

    有了粮草的供应,数十万蛊族人继续浩浩荡荡的前行。

    蛊族圣子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想要摇一摇折扇,这才想起折扇被他当了。

    “回去就卸任圣子之位。”

    “这破圣子谁爱当谁当。”

    说完,他几步跨出,正准备走到队伍的最前方。

    却发现那辆载着四季山三人的马车掉了个头,绕路走了。

    那条路也是通往乾国,却要多走一个多月。

    见此,他想也不想的下达了命令,让蛊族也饶了个路。

    他爹说过,林家能混成如今这副人模狗样,全靠林家的老祖宗。

    以前他不是很信,现在却是深以为然。

    既然那辆马车绕路了,那蛊族跟着一起饶,肯定是没错的。

    “一个国家除了修士,其他所有人都遭了瘟疫。”

    “看着好像不是瘟疫,更像是修为强大的修士在投毒。”

    马车碾压着地上的泥土,留下了两个很深的车辙。

    正在驾车的李月看了眼远处的一个小国,低声说了两句。

    说完,驾车掉了个头。

    四季山不想掺和这些事情。

    还是让想要用王朝气运修炼的国主,去头疼这些事吧。

    浩浩荡荡的队伍继续前行。

    在历时近两年后,蛊族终于完成了这次迁徙。

    乾国,已经在望。

    路过乾国第一座城时,抬头看去,能见到一张很大的符纸悬挂在城头。

    “用来驱毒的符纸。”林夕掀开车帘看了眼,见乾国暂时还没有遭受瘟疫,就又将车帘放下。

    “这符纸好像是专门针对这毒的,不过符纸只能将毒拦在城外,并不能将毒治好。”

    “而且合体的修为,却只管着这么小的国家。”

    林夕说完,摇了摇头。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好在她也不想要看懂。

    她只想破除云长生的太上忘情,然后回山,过个一两百年后,俩人双双渡过飞升雷劫就好。

    至于这个世界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林夕不是很感兴趣。

    她畅想着未来,抿着唇笑了笑。

    目前来看,她已经踏在了成功的路上。

    “相公。”

    “嗯?”

    “叫我一声。”

    “娘子。”

    “诶。”

    那笑容绽放的更美了一些,像是一朵盛开的花朵。

    一声娘子就可以让林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